黑心商人透小六

一个努力成为触的渣渣。

柳商白。

夜深。
辗转反侧,商白终究是没有入睡。点灯,起身着衣。站在书桌前,从书架顶上取出一叠厚厚的信件。
他坐了下来,重新翻阅这些「封尘太久」的东西。
“每一秒的我都和上一秒的我不同,我不会重复的存在。”
“我能理解段小姐对于唐僧的喜欢从何而来,她是白骨精,若我是她我也会喜欢站在光明里的人。”
“她是最锋利的刃,也是最温柔的姑娘。”
商白似乎能理解箐姑娘为什么喜欢写信了。很多东西当面是说不清理不明的,不好意思说的东西可以藏在信件里悄悄的传达给对方。收信人可以慢慢揣测对方的心意,回味,回忆。
头疼。
不再看这些信件。他开始怀疑自己到底做了什么,别人的话了解了多少。他发现他对身边的人一点都不了解,他开始怕了。不想,或者是不愿意面对。
摔门而出。

评论

热度(3)